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四篇 第42章 杀意(1/1)

!--go--

酒楼二楼,许景明独自一桌吃着晚饭,他点的菜不多,三菜一汤,一壶酒。一名侍者就在不远处站着,随时等候着许景明的吩咐。

毕竟周围辖区的血雨卫首领,就是许景明!酒楼自然得伺候好。

“呼噜呼噜。”许景明吃得飞快, 大碗内的米饭拌着肉食吃得精光后,这才用手绢擦拭了下嘴角,给自己倒酒,悠然饮酒起来。

看似在惬意饮酒,许景明却是在思考事情。

“以我对他性子的了解,怕不会罢休。”

“你每天小心点,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程燕然不会一直盯着你们。”

早晨费青的话,在许景明脑海中又一次响起。

“以费青的身份, 没把握的事不会开口,他说‘程燕然不会罢休’,估计真会有下一波袭击。”许景明微微皱眉,“唉,我只是当个血雨卫队长,就惹来了一位燕王府世子的敌意,这就是世界的针对?还是说,纯粹运气不好, 被卷进了高层斗争?”

“我一个小人物, 只想赚点钱罢了,何必针对我?”许景明挺无奈的, “不管怎样, 现在我都遇到了在血雨世界最大的威胁——燕王府世子!”

血雨世界,天下混乱, 民不聊生。

城池内还能保证秩序!城外, 是彻底的混乱。

堂堂费总指挥使的家属队伍从家乡赶往帝

书友福利阅读福利来啦!快来起?点?客户端, 搜索“新书友大礼包”,兑换限量福利礼包, 先到先得!

酒楼二楼,许景明独自一桌吃着晚饭,他点的菜不多,三菜一汤,一壶酒。一名侍者就在不远处站着,随时等候着许景明的吩咐。

毕竟周围辖区的血雨卫首领,就是许景明!酒楼自然得伺候好。

“呼噜呼噜。”许景明吃得飞快,大碗内的米饭拌着肉食吃得精光后,这才用手绢擦拭了下嘴角,给自己倒酒,悠然饮酒起来。

看似在惬意饮酒,许景明却是在思考事情。

“以我对他性子的了解,怕不会罢休。”

“你每天小心点,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程燕然不会一直盯着你们。”

早晨费青的话,在许景明脑海中又一次响起。

“以费青的身份,没把握的事不会开口, 他说‘程燕然不会罢休’,估计真会有下一波袭击。”许景明微微皱眉,“唉,我只是当个血雨卫队长,就惹来了一位燕王府世子的敌意,这就是世界的针对?还是说,纯粹运气不好,被卷进了高层斗争?”

“我一个小人物,只想赚点钱罢了,何必针对我?”许景明挺无奈的,“不管怎样,现在我都遇到了在血雨世界最大的威胁——燕王府世子!”

血雨世界,天下混乱,民不聊生。

城池内还能保证秩序!城外,是彻底的混乱。

堂堂费总指挥使的家属队伍从家乡赶往帝酒楼二楼,许景明独自一桌吃着晚饭,他点的菜不多,三菜一汤,一壶酒。一名侍者就在不远处站着,随时等候着许景明的吩咐。

毕竟周围辖区的血雨卫首领,就是许景明!酒楼自然得伺候好。

“呼噜呼噜。”许景明吃得飞快,大碗内的米饭拌着肉食吃得精光后,这才用手绢擦拭了下嘴角,给自己倒酒,悠然饮酒起来。

看似在惬意饮酒,许景明却是在思考事情。

“以我对他性子的了解,怕不会罢休。”

“你每天小心点,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程燕然不会一直盯着你们。”

早晨费青的话,在许景明脑海中又一次响起。

“以费青的身份,没把握的事不会开口,他说‘程燕然不会罢休’,估计真会有下一波袭击。”许景明微微皱眉,“唉,我只是当个血雨卫队长,就惹来了一位燕王府世子的敌意,这就是世界的针对?还是说,纯粹运气不好,被卷进了高层斗争?”

“我一个小人物,只想赚点钱罢了,何必针对我?”许景明挺无奈的,“不管怎样,现在我都遇到了在血雨世界最大的威胁——燕王府世子!”

血雨世界,天下混乱,民不聊生。

城池内还能保证秩序!城外,是彻底的混乱。

堂堂费总指挥使的家属队伍从家乡赶往帝酒楼二楼,许景明独自一桌吃着晚饭,他点的菜不多,三菜一汤,一壶酒。一名侍者就在不远处站着,随时等候着许景明的吩咐。

毕竟周围辖区的血雨卫首领,就是许景明!酒楼自然得伺候好。

“呼噜呼噜。”许景明吃得飞快,大碗内的米饭拌着肉食吃得精光后,这才用手绢擦拭了下嘴角,给自己倒酒,悠然饮酒起来。

看似在惬意饮酒,许景明却是在思考事情。

“以我对他性子的了解,怕不会罢休。”

“你每天小心点,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程燕然不会一直盯着你们。”

早晨费青的话,在许景明脑海中又一次响起。

“以费青的身份,没把握的事不会开口,他说‘程燕然不会罢休’,估计真会有下一波袭击。”许景明微微皱眉,“唉,我只是当个血雨卫队长,就惹来了一位燕王府世子的敌意,这就是世界的针对?还是说,纯粹运气不好,被卷进了高层斗争?”

“我一个小人物,只想赚点钱罢了,何必针对我?”许景明挺无奈的,“不管怎样,现在我都遇到了在血雨世界最大的威胁——燕王府世子!”

血雨世界,天下混乱,民不聊生。

城池内还能保证秩序!城外,是彻底的混乱。

堂堂费总指挥使的家属队伍从家乡赶往帝酒楼二楼,许景明独自一桌吃着晚饭,他点的菜不多,三菜一汤,一壶酒。一名侍者就在不远处站着,随时等候着许景明的吩咐。

毕竟周围辖区的血雨卫首领,就是许景明!酒楼自然得伺候好。

“呼噜呼噜。”许景明吃得飞快,大碗内的米饭拌着肉食吃得精光后,这才用手绢擦拭了下嘴角,给自己倒酒,悠然饮酒起来。

看似在惬意饮酒,许景明却是在思考事情。

“以我对他性子的了解,怕不会罢休。”

谷尌

“你每天小心点,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程燕然不会一直盯着你们。”

早晨费青的话,在许景明脑海中又一次响起。

“以费青的身份,没把握的事不会开口,他说‘程燕然不会罢休’,估计真会有下一波袭击。”许景明微微皱眉,“唉,我只是当个血雨卫队长,就惹来了一位燕王府世子的敌意,这就是世界的针对?还是说,纯粹运气不好,被卷进了高层斗争?”

“我一个小人物,只想赚点钱罢了,何必针对我?”许景明挺无奈的,“不管怎样,现在我都遇到了在血雨世界最大的威胁——燕王府世子!”

血雨世界,天下混乱,民不聊生。

城池内还能保证秩序!城外,是彻底的混乱。

堂堂费总指挥使的家属队伍从家乡赶往帝酒楼二楼,许景明独自一桌吃着晚饭,他点的菜不多,三菜一汤,一壶酒。一名侍者就在不远处站着,随时等候着许景明的吩咐。

毕竟周围辖区的血雨卫首领,就是许景明!酒楼自然得伺候好。

“呼噜呼噜。”许景明吃得飞快,大碗内的米饭拌着肉食吃得精光后,这才用手绢擦拭了下嘴角,给自己倒酒,悠然饮酒起来。

看似在惬意饮酒,许景明却是在思考事情。

“以我对他性子的了解,怕不会罢休。”

“你每天小心点,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程燕然不会一直盯着你们。”

早晨费青的话,在许景明脑海中又一次响起。

“以费青的身份,没把握的事不会开口,他说‘程燕然不会罢休’,估计真会有下一波袭击。”许景明微微皱眉,“唉,我只是当个血雨卫队长,就惹来了一位燕王府世子的敌意,这就是世界的针对?还是说,纯粹运气不好,被卷进了高层斗争?”

“我一个小人物,只想赚点钱罢了,何必针对我?”许景明挺无奈的,“不管怎样,现在我都遇到了在血雨世界最大的威胁——燕王府世子!”

血雨世界,天下混乱,民不聊生。

城池内还能保证秩序!城外,是彻底的混乱。

堂堂费总指挥使的家属队伍从家乡赶往帝酒楼二楼,许景明独自一桌吃着晚饭,他点的菜不多,三菜一汤,一壶酒。一名侍者就在不远处站着,随时等候着许景明的吩咐。

毕竟周围辖区的血雨卫首领,就是许景明!酒楼自然得伺候好。

“呼噜呼噜。”许景明吃得飞快,大碗内的米饭拌着肉食吃得精光后,这才用手绢擦拭了下嘴角,给自己倒酒,悠然饮酒起来。

看似在惬意饮酒,许景明却是在思考事情。

“以我对他性子的了解,怕不会罢休。”

“你每天小心点,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程燕然不会一直盯着你们。”

早晨费青的话,在许景明脑海中又一次响起。

“以费青的身份,没把握的事不会开口,他说‘程燕然不会罢休’,估计真会有下一波袭击。”许景明微微皱眉,“唉,我只是当个血雨卫队长,就惹来了一位燕王府世子的敌意,这就是世界的针对?还是说,纯粹运气不好,被卷进了高层斗争?”

“我一个小人物,只想赚点钱罢了,何必针对我?”许景明挺无奈的,“不管怎样,现在我都遇到了在血雨世界最大的威胁——燕王府世子!”

血雨世界,天下混乱,民不聊生。

城池内还能保证秩序!城外,是彻底的混乱。

堂堂费总指挥使的家属队伍从家乡赶往帝酒楼二楼,许景明独自一桌吃着晚饭,他点的菜不多,三菜一汤,一壶酒。一名侍者就在不远处站着,随时等候着许景明的吩咐。

毕竟周围辖区的血雨卫首领,就是许景明!酒楼自然得伺候好。

“呼噜呼噜。”许景明吃得飞快,大碗内的米饭拌着肉食吃得精光后,这才用手绢擦拭了下嘴角,给自己倒酒,悠然饮酒起来。

看似在惬意饮酒,许景明却是在思考事情。

“以我对他性子的了解,怕不会罢休。”

“你每天小心点,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程燕然不会一直盯着你们。”

早晨费青的话,在许景明脑海中又一次响起。

“以费青的身份,没把握的事不会开口,他说‘程燕然不会罢休’,估计真会有下一波袭击。”许景明微微皱眉,“唉,我只是当个血雨卫队长,就惹来了一位燕王府世子的敌意,这就是世界的针对?还是说,纯粹运气不好,被卷进了高层斗争?”

“我一个小人物,只想赚点钱罢了,何必针对我?”许景明挺无奈的,“不管怎样,现在我都遇到了在血雨世界最大的威胁——燕王府世子!”

血雨世界,天下混乱,民不聊生。

城池内还能保证秩序!城外,是彻底的混乱。

堂堂费总指挥使的家属队伍从家乡赶往帝酒楼二楼,许景明独自一桌吃着晚饭,他点的菜不多,三菜一汤,一壶酒。一名侍者就在不远处站着,随时等候着许景明的吩咐。

毕竟周围辖区的血雨卫首领,就是许景明!酒楼自然得伺候好。

“呼噜呼噜。”许景明吃得飞快,大碗内的米饭拌着肉食吃得精光后,这才用手绢擦拭了下嘴角,给自己倒酒,悠然饮酒起来。

看似在惬意饮酒,许景明却是在思考事情。

“以我对他性子的了解,怕不会罢休。”

“你每天小心点,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程燕然不会一直盯着你们。”

早晨费青的话,在许景明脑海中又一次响起。

“以费青的身份,没把握的事不会开口,他说‘程燕然不会罢休’,估计真会有下一波袭击。”许景明微微皱眉,“唉,我只是当个血雨卫队长,就惹来了一位燕王府世子的敌意,这就是世界的针对?还是说,纯粹运气不好,被卷进了高层斗争?”

“我一个小人物,只想赚点钱罢了,何必针对我?”许景明挺无奈的,“不管怎样,现在我都遇到了在血雨世界最大的威胁——燕王府世子!”

血雨世界,天下混乱,民不聊生。

城池内还能保证秩序!城外,是彻底的混乱。

堂堂费总指挥使的家属队伍从家乡赶往帝!--over--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没有了
他们都在读: 重生将门嫡女:第一毒妃红颜为君谋呆萌配腹黑:倒追男神1000次异界美色无边太古至尊苍天教我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