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两千二百八十一章 最后一块遮羞布(1/1)

玄武王族大厅。

赵老与众人见到阴柔男人被击散成血雾,集体欢呼起来。

“前辈神功盖世,血魔教的杂粹,随手可破”光头大汉极其夸张的称赞着。

“我就知道的,一个不到半圣境界的邪教徒,不可能是前辈的对手。”

赵老一张老脸都快笑出花了,唐沐阳胜了,他们存活的希望又大了一分。

“那当然,前辈曾经击杀过半圣强者,一个皇境的杂粹,前辈自然是随手可破。”

刀疤脸汉子道。

众人的吹捧声音在大厅回荡,大厅角落的虬髯大汉不屑的嗤笑道:“真是一群猪!”

这句话像是一粒火星掉进炸药桶,瞬间点燃了众人的怒火。

光头大汉怒气冲冲的来到虬髯大汉身旁,拎起其衣领质问道:“你什么意思?”

虬髯大汉也不惧怕,反正也杀不死自己,最多就是一些皮肉之苦。

于是把脖子伸得老长,叫嚣道:“来啊!”

“来砍了我,你能杀死我吗?”

光头汉子一下就愣住了,他试过很多次,不管怎么折磨绞杀虬髯大汉都毫无作用。

虬髯大汉见到愣住了的光头汉子,笑得更嚣张了。

“你连我都杀不死,凭什么认为,我们大人就这样死了?”

“大人可是比我,更接近血之大道的存在,秘法自然比我更高深。”

这下不光光头大汉楞住了,全场的所有人都僵直在原地,众人这才反应过来。

是啊!一个精通秘法的皇境中期的教众都这么难杀了,修为更加高深的血魔教核心人物有这么简单?

天空中。

激斗的灰烬散去,独留飘荡的血色雾气,久久不得消散。

随着时间的推移,反而缓慢的聚集在一起,逐渐形成阴柔男人的身影。

“你言我体味重,我言你弱小无力。”

这是阴柔男人复活后的第一句话,也就是这句话把唐沐阳逗笑了。

“你说什么?”

“你以为,你腥臭一点,你就强大了!”

唐沐阳的话每一句都戳进了阴柔男人的心窝,嘶哑的叫道:“你懂什么,凡是有得必有失。”

“修炼血之大道的秘术,让我极难被杀,让我有更强大的力量。”

“以区区腥臭为代价,有何不可!”

“有何不可!”

阴柔男人叫的是撕心裂肺,只不过嗓音在竭力的嘶吼下更加的阴柔了,更加的像公公了。

唐沐阳憋笑道:“不止是腥臭味道吧。”

话间,扫视着阴柔男人的下体。

最后一块遮羞布也被唐沐阳撤掉,阴柔男人完全失去了理智。

“小子,你死定了!”

“你死定了!”

说完,挥动身上的黑袍,整个人消散在夜空。

再现的时候,已经化作血雾向唐沐阳靠近。

玄武王庭大厅。

虬髯大汉嚣张的笑道:“那小子完了,这是大人最得意的秘术。”

“身化血雾,每一滴雾珠都似刀刃,在包围敌人的瞬间,千万刀刃齐齐绞杀敌人。”

“最后,敌人连一片完整的血肉都难以保留。”

虬髯大汉的话给了众人很大的压力。

刀疤脸汉子苦着一张脸道:“这也太不讲武德了。”

赵老也担忧的喃喃自语道:“前辈,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天空中。

唐沐阳厌恶的摆了摆手,内心十分抗拒化作血色雾气的阴柔男人靠近。

这个味道实在是太冲了,简直是世间最难闻的气味,那种深入灵魂的恶心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

阴柔男人自认为获得强大的力量,这点牺牲是值得的。

这已经不是值不值得的问题了,这是背叛了自己的灵魂。

血色雾气越靠越近,唐沐阳终于忍受不住了。

雷域!在阴柔男人距离唐沐阳还有百米的时候,唐沐阳施展出雷域。

方圆数十公的天空阴云密布,闪电不停的闪烁,浓厚的乌云中好似积累着什么。

阴柔男人的神识在天空扫过,他在乌云中感受到了威压。

这种威压,他只在血魔教的教主,圣人血神王身上感受到过。

逃!必须逃!这股力量散发,触着必死。

哪怕自己施展了秘术也不例外。

来不及多想,血色雾气瞬间改变了方向,想要远离这片是非之地。

嗯!就在他改变方向想要离开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停滞在了原地。

想要移送身躯,没有丝毫的办法。

这是规则之力?

不可能。

不可能!阴柔男人惊骇的盯着唐沐阳。

自己的秘术,本就是仗着触及到血之大道,也就是血之规则。

平常的攻击才对自己无效,但面对同样是规则之力的雷域就无效了。

遭受这股攻击,自己会死的,真的会死的。

一个皇境怎么能使用规则之力,这不符合常理啊!没有人回答他的疑问。

因为乌云积累的力量释放出来了。

散发着毁灭之力的赤红雷柱,似一天通天巨蟒,一口吞噬掉了飘散的血色迷雾。

顷刻间,阴柔男人的秘术被破解,身躯显现,被泯灭在赤红的雷柱内。

“啊啊啊啊啊!”

阴柔男人惨烈的嘶吼回荡在天空。

玄武王庭的大厅。

刀疤脸汉子迟疑了片刻说道:“这是死了?”

赵老神识向天空扫过,确定的点头道:“死了。”

“死的不能再死了,连灰都不剩了。”

光头汉子高兴的像个孩子,兴奋的说道:“我就说前辈行的,天魔教的杂粹,在前辈面前翻不起浪花。”

闭目调息的玄武王嘴角勾起一丝微笑,这些早在他的预料之中。

圣境的天魔族圣子都在唐沐阳手中栽了,更不要说一个皇境巅峰的杂粹了。

仗着几个秘术,不知道嚣张什么。

大厅的角落里。

虬髯大汉额头上的汗珠似流水般落下。

他害怕了。

此前他是仗着秘术,对方杀不死自己才这么嚣张。

现在同样拥有秘术,而且秘术比他还高深的阴柔男人被干掉了。

那代表着,他也能被干掉。

这怎么能让他不慌。

现在他在绞尽脑汁的思考,该怎么活下去。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禁锢之溺宠惟吾逍遥超品医仙重生到七十年代后的生活至尊邪神军婚绵绵:顾少,宠妻无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