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7章 十万年应龙(1/1)

若说进去之前,凤蓁还在匪夷所思之中,等她走了进去,便是更加的瞠目结舌了。

这水晶宫也太简陋了些吧!

凤蓁抬目望去,非但里面的空间不大,除了一张水晶床外,却是什么也没有,等等,水晶床……

凤蓁的视线慢慢朝着那边再次移去,让她忍不住的惊呼一声,原来有人啊!

只见那人穿着一身白色长袍,正端坐在水晶床上闭目打坐,虽是闭着眼睛,凤蓁也能看得出他那绝世容颜,端的是迷倒众生之姿。

凤蓁忍不住的打量起他来,肤若凝脂,简直比女子还要白,她怀疑是不是在这水中泡多了的缘故,不然这世上怎会有比煜祺表哥长得还要白皙,却没有丝毫违和感的男子。一双剑眉斜飞入两鬓,轮廓分明的五官,正在无言的诉说着它的主人长得是多么的精致、俊美无双。

凤蓁不由得蹙了蹙眉,就是那张薄唇太过白了点,似乎连点血色都没有,也不知道是他天生就这样,还是在这水中泡的泛了白。

“呀!”凤蓁被那突然睁开的双眸给吓了一跳,忍不住的后退了几步,目光却是不曾离开过那灿若繁星的眸子,在她看来,似乎比夜空中闪烁的星子还要明亮。

凤蓁突然想了起来,这个勉强称之为宫殿的小空间外的大门上写的是水晶龙宫,那她眼前这个漂亮的男子,莫非不是人,而是一条龙?

“看够了没有。”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凤蓁回过神来,水晶床上的男子已不再是端正的打坐姿态,而是一腿前伸,另一腿屈膝,手也随意的搭在膝盖上,正蹙眉望着她,微微牵起的嘴角竟有一丝的不屑,那散在脑后的满头墨发写满了张扬与不羁。

凤蓁听得出来,方才在门口时突然响起的那道声音就是来自于眼前的这个男子,他既是让她进来,又为何用这种不耐烦的眼神看着她?

他以为她爱来啊?若不是那道白光将她吸进来……

凤蓁想着突然又抬眸看向那个有些狂傲的男子,开口问道:“这里就你一个人?”

男子看她的眼神更加的不屑了,在凤蓁看来,他此刻那紧蹙的眉心都能够被一条线给拴住了,让她的心顿时不痛快了起来,这个男的是不是脑子有病,她既没招他,又没惹他,用得着用这么嫌弃的目光看着她吗?再说了,他又比她强多少,连个水晶宫还是冒牌货……

凤蓁方才对他的那些好感顿时一扫而空,抬眸瞪着他道:“看你长得挺俊,却不曾想是个脑子有毛病的,本姑娘也不与你一般见识,全当是进错了地方。”

凤蓁说完,转身就走,直到她走到门口,后面又响起了那个欠揍的声音。

“回来。”

凤蓁的脚步一顿,却并没有转身,冷笑道:“笑话,你以为你是谁啊,让我进来我就进来,让我回去就回去。本姑娘才不在这里看你的眼色,我还有事,先走了!”

她还要去寻找出去的路,哪里有闲工夫在这里陪一个被水泡傻了的疯子。

谁料她刚抬起脚,还没等她迈出去,面前的门突然一下子就合上了,若不是她反应快,那条小细腿非得磕青了不成。

凤蓁怒气冲冲的返了回去,在距离男子两米开外的地方猛地刹住了脚步,怒瞪着他狠狠的道:“你这人真的是有病不成?把门打开,本姑娘要离开这里!”

男子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就别过了头去,冷嗤一声道:“果然是愚蠢的人类。”

“你说什么?你说我愚蠢,那你又是什么?”

凤蓁从来没见过这么讨人嫌的人,直觉得这张脸长他身上就是白搭了。别看他话不多,每一句都让她火冒三丈。命令的语气,不屑的神色,他以为他是谁啊,凭什么对她颐指气使?

“本座乃十万年修行的应龙,曾经中央天庭的守护神,在这六界之中,敢与本座用如此语气说话的,你一个人间的小丫头片子,是第一个。”

凤蓁愣了一下,他不但是龙,还是一条活了十万年的应龙,怪不得如此的傲慢目中无人。

不过,他方才说他曾经是中央天庭的守护神,也就是说现在不是了?

“这位应龙天神,敢问您如今在何处高就?”

男子嘴角忍不住的抽了抽,几万年前,他纵横六界的时候,这个黄毛丫头还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里呆着,竟然将他问的答不出话来。

若是告诉她,他被冰封囚禁了一万年,竟是因为来帮助愚蠢的人类渡劫才被放了出来,那他大名鼎鼎的麒炎上神岂不是要在一个小小的凡人面前失了威信?那他天界战神的脸面还往哪放啊!

“关于本座的事情,也岂是你一个小小的凡人能够问的?”

凤蓁见他那股子狂傲的劲,就感觉心气不顺,神又怎么了,就能看不起他们凡人吗?

凤蓁挑眉看向他,轻笑一声道:“是不能问,还是你不敢说啊?中央天庭的守护神,怎么会住在如此简陋的‘水晶宫’中?”

麒炎神色微变,竟有些被戳中心事的窘迫与伤感。想当年,他年轻气盛,行事也不计任何后果,如若不然又怎会在东海之下被冰封囚禁了万年?

凤蓁在心中冷嗤,他定是见她是个柔弱的凡间女子,这才想诓她。无论是神界,还是仙界,她都曾听姜云放讲述过,既是中央天庭守护神,那便应该守在天庭之中才对,怎么会在这个连虾兵蟹将都没有的地方?

若是她没看错的话,那道白光就是从那条项坠里飘出来的,也就是说她被吸进了那条项坠里。

看那项坠上,挂着的是一个拇指大小的紫色葫芦,不会是个能缩能放的法宝吧?难道说,他是被囚禁在这里的,他是犯了天条的神?

凤蓁如此一想,心情就好多了,全然没有想过激怒他会是个什么后果,挑眉看着他道:“应龙天神,您不会是犯了天条,被关在这里的吧?”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点击这里报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龙神特种兵丧尸老公爱争宠重生之一拳玉帝权少老公别缠我第一女国医:姜灼传毒舌萌宝:大牌妈咪腹黑爹